40w传奇野马跑车中国开售,福特野马历史全解析(下)_福特野马

admin2个月前 (01-13)资讯33

第四代福特野马(1994-2004)——美国精神的代表

1978年发布的第三代野马是福特应对当时美国社会、经济及消费者需求变化而给出的答案,基于Fox中型后驱平台开发,被认为是福特崇实求新之作。然而,随着1979年美国第二次石油危机再次来袭,限量供应的燃油、高得离谱的油价、等待加油的车队长龙,这些第一次石油危机时留在美国消费者心中的伤疤再次被揭起,社会开始弥漫一股悲观氛围,当时的美国总统卡特为此特地发表了主旨为“自信危机”的电视讲话,号召民众坚持信念,重拾信心,乐观面对困境。在汽车市场上,大量采用前驱及小排量发动机的日本和德国车型,依靠便宜省油的特性得以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

福特基于前驱平台打造的野马概念车全尺寸模型,拥有充满未来感的流线型外观。

福特汽车高层意识到这点,并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基于福特与马自达联合开发的全新平台设计一款前驱野马车型,这款车型上市后将采用“野马”名称,而基于Fox后驱平台的第三代野马将继续销售,命名为“经典野马”。

福特用在市场调研中的车型设计,具备了量产版第四代野马车型的车身比例和主要设计元素。

1987年,随着基于前驱平台的野马样车开始测试,这一消息也开始在广大美国车迷中发酵,野马死忠们根本无法接受自己钟爱的经典美式肌肉车将采用和日本车类似的前驱结构,他们通过各种方式向福特表达自己的不满和反抗。1987年,《AutoWeek》发表了题为“下一代野马,对美国偶像的彻底亵渎”的封面专题,将这一反抗事件推向高潮。

1993年10月,福特正式发布第四代野马车型,延续了经典的后驱形式,在运动性上更上层楼。

所幸,福特听到了消费者的呼声,并及时调整了策略,虽然基于前驱平台的研发计划已经进展大半,不可能完全放弃,但福特高层也打消了之前将野马彻底“前驱化”的念头,折中的方案是,基于前驱平台研发车型被命名为福特Probe,于1988年推向市场,而于1987年经过中期改款的第三代野马仍然基于后驱Fox平台,两款车将在展厅里展开直接竞争,福特将野马未来的方向选择权交给了消费者。

1997年,福特被动防盗系统(PATS)成为所有版本野马车型的标准配置。

然而,市场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基于后驱Fox平台的第三代野马销量迅速超过基于前驱平台的Probe车型,这也促使福特加速了第四代野马车型的研发脚步。1989年,代号为SN-95的第四代野马开发项目正式启动。福特双管齐下,仍然分为前驱与后驱两个平台同时开发,前驱版本基于福特驰名欧洲的Escort车型平台,福特设定的开发目标是,既要拥有前驱车型的成本优势,又不能在动力上有所妥协,毕竟,这是一台野马。然而,福特为野马所配备的4.6升V8发动机动力输出,对当时基于前驱平台的驱动桥来说太过强大,斟酌再三后,福特意识到,市场并不会接受一台动力普通,采用前驱的野马车型。1990年,基于前驱平台的研发停止,工程师们全力投入后驱平台的研发工作中。

1999年款野马车型经过重新设计,有着特点鲜明的外观轮廓和车轮拱罩,新的发动机盖、前脸格栅、仪表板和大灯设计。

对于第四代野马后驱平台的选择,福特也经过了仔细考量:启用全新平台,时间和研发成本上都不允许;1989款雷鸟的后驱平台,因采用完全独立的后悬挂结构也是一种选择,但这将增加野马的成本和售价,通盘权衡之下,福特决定对现有Fox平台进行升级,作为第四代野马的基础,为了与第四代野马全新设计的外观相匹配,超过80%的平台部件经过重新设计。

2000年,第三代野马CobraR横空出世,该版本车型最大输出功率达到385马力,首次搭配5.4升双顶置凸轮轴(DOHC)V8发动机和6挡手动变速箱。

不同于前两代车型的折中,福特为第四代野马设立的愿景非常纯粹,这必须是一台拥有更加豪放特性,性能上毫不妥协的全新车型,在外观上更加运动的同时,经典的野马设计元素以更流畅的设计形式得以回归——车侧扇形进风口,开放前格栅饰以飞奔野马标识,三条状柱形尾灯以及双座驾驶舱纷纷出现在全新车型上。

2001年,福特正式推出野马BullittGT车型,向1968款野马390 GT致敬。

福特对第四代野马的热血运动愿景从入围最终评选的三款车型代号也可见一斑——阿诺德·施瓦辛格(美国动作巨星,以《终结者》等剧中饰演的硬派形象为世人铭记)以及兰博(电影《第一滴血》中著名的硬汉人物,以高大威猛,顽强不屈,头脑冷静成为几代美国人所标榜的偶像),最终,“施瓦辛格”方案以相对平衡的设计语言,成为量产版第四代野马的雏形。

2002年,随着雪佛兰Camaro和庞蒂亚克Firebird——两大竞争对手车型相继停产,野马在这一年在市场中独领风骚。

1993年10月,第四代野马如约问世,通过及时倾听市场反馈,调整产品策略,这是福特坚持野马本质,并在运动性能上更进一步的诚意之作,不出所料,第四代野马上市后“叫好又叫座”,不仅广受媒体赞誉,并实至名归获得1994年Motor Trend“年度车”称号,在市场上更受到消费者的追捧,销量甚至超越了福特本已乐观的预测。基于第四代野马,福特还推出了众多限量版及性能版车型,包括Bullitt限量版,Mach 1,SVTCobra,以及终极运动版Cobra R。

2003年,野马Mach 1车型回归,它搭载305马力V8发动机和其标志性的“Shaker”式发动机盖进气口。

生于美国经济过山车般动荡的20世纪70、80年代,第二代和第三代野马车型虽然通过及时调整定位,维持了可观的销量,并使野马品牌文化得以保留并平稳过渡,但却非野马死忠心中“真正的野马”,所幸福特并未让第四代野马沿着这一道路走得更远,及时听取了消费者的呼声,作出顺应时势的改变,使野马重拾美式性能偶像声誉。更重要的是,它折射出了“美国精神”的核心——在遭遇困境时保持乐观自信,顺势求变的同时,坚持信念,不忘初心。这也正是野马能够从一个车型品牌升华为美国精神的代表的深层次原因。

银幕中的野马

《好莱坞重案组》(2002)——老牌硬汉、“琼斯博士”哈里森·福特与当红小生乔什·哈奈特饰演的警探搭档在这部动作喜剧中都有着不俗的表现。他们驾驶着一辆2003银色Saleen S281机械增压野马。唯一的问题是,作为人民公仆,他们的工资怎能负担得起这台价值63000美元的车?

第五代福特野马(2005-2014)——不可磨灭的经典

在经历了20世纪70、80年代的石油危机之后,美国经济在冷战结束后迎来快速发展阶段,国民重拾信心,像阿甘一样不停向前飞奔,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福特在90年代发布的第四代野马成功顺应时代潮流,将美式跑车的豪放与性能带入全新高度。当时间行至20世纪与21世纪之交,程序员们纷纷忙于防范著名的“千年虫危机”之时,福特的工程师和设计师团队则将精力转向了野马的未来。

最初的设计方案已经明显体现出量产车的诸多设计元素,比如车侧曲棍球棒状曲线,矩形前格栅以及桶形前大灯。

在第四代车型规划阶段,消费者对前驱野马的抵制使福特坚定了第五代野马车型的研发方向——必定将基于后驱平台开发,环顾当时福特产品线,后驱平台有两个,一个是Panther全尺寸后驱平台,另一个是林肯LS和雷鸟车型所使用的DEW98中级后驱平台。从车身尺寸匹配度上考虑,DEW98平台是更合适的选择。

第五代野马于2004年秋天正式推出,在位于密歇根州Flat Rock的AAI整车厂投产。

福特对第五代野马项目的重视程度从其研发团队组成也可见一斑,项目首席工程师由长期工作在福特SVT团队,具有丰富性能车开发经验的唐浩泰担任,而设计则由福特全球设计副总裁J Mays挂帅,意料之中的是,两位均是狂热的野马死忠,这样的组合能给野马粉们带来多大的惊喜呢?

2006年,“PonyPackage”套装亮相,野马GT车型可搭配18英寸轮圈,车主还可以从125种不同颜色中选择仪表板背光灯配色,此举也属行业内首次。

性能车发烧友唐浩泰领衔的工程团队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被野马发烧友长期诟病的转向不足,造成此问题的部分原因是车辆配重不均,在第四代车型上,前轮承担了57%的车重。唐浩泰的解决方案是加长轴距,这更利于将前轴布置于远离发动机的位置,这一举措使得前轮承重比降低至54%。工程团队对DEW98平台的改造远不止于此,实际上,这基本上是一个全新的平台。这也是自野马诞生以来,首次在专属的独立平台上进行开发。

第900万辆野马下线,一辆GT敞篷版被来自爱荷华州的一位农夫买走。

更长的轴距也给Mays的设计团队新的发挥空间,初代野马那经典的长发动机罩,短尾箱比例又出现在第五代野马设计中。在设计同质化日趋严重的汽车市场,Mays认为一款新车必须依靠出色外观第一时间赢得消费者关注,对野马这样拥有丰富传承的车型,必须将经典的设计DNA毫无保留呈现,并加以现代诠释。

2010年款野马上市,新车型外观上更强调肌肉感,采用了power-dome发动机罩和“序列式转向灯”设计。

在经历了多轮评审之后,最终呈现的设计方案将传承与创新完美糅合,Mays称之为“复古未来主义设计”。野马车迷们一眼便能从它身上找到那些黄金年代令人兴奋的元素,同时,它的现代设计又让人耳目一新——车辆外观设计一气呵成,各外观部件之间衔接更加自然紧密,无镀铬设计及流线型保险杠的采用则超前引领了未来设计趋势。

2011年,全新5.0L V8版本野马问世,这也标志着5.0升版本野马的回归。

之后,福特在北美车展上揭幕了两款概念车型——这正是第五代野马的雏形。一年之后,量产版车型旋即发布,车迷们心中那匹奔腾的野马,强势回归了。第五代野马再次取得了辉煌的成功,截至2013年4月,第五代野马的销量已超过100万台。

2012年,有史以来操控性最好的野马车型Boss 302,40多年来再次回归野马家族。

2014年,Flat Rock整车厂为第100万辆野马举行下线仪式。

入新一轮高速发展阶段,人们对未来充满憧憬,而第五代野马正好契合了当时美国国民的那种一往无前的乐观精神——它身上带着浓厚的初代野马影子,使人们回忆起那富庶的“黄金年代”,而车型整体超前的未来主义设计,则让人对未来充满期待。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第五代野马成为了好莱坞导演最爱的汽车道具,而这一车型形象也随着好莱坞电影的全球风靡在国内车迷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银幕中的野马

《我是传奇》(2007)——瘟疫肆虐的末日世界,没有死去的人都变成了怪物。纽约市唯一的幸存者——好莱坞著名男演员威尔·史密斯饰演的医生罗伯特·内维尔,努力寻找着应对瘟疫的解药。他的搭档是一辆红白相间涂装的2007年款野马GT500。

第六代福特野马(2015)——与时俱进的设计

实际上,早在2009年,随着大幅升级的第五代野马投入生产,福特设计师、工程师和市场营销人员把他们的共同关注点转向了下一项任务——第六代野马,一款标志着野马车型品牌50年持续辉煌的最新成果。“对福特汽车内部人员而言,野马被认为是公司的核心与灵魂,”福特全球设计副总裁Moray Callum说道,“我们花了大量时间在团队内部、以及和车主们讨论野马的历史和精髓,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们需要与时俱进,同时,也要保留品牌的设计精髓。”

从设计的角度来看,设计师面临的挑战是如何设计出一辆具有当代气息,同时又能让人一眼识别出来的野马车型。我们的目标是打造出一款具有大胆、凶猛前脸,车身具有轮廓分明细节,更显强劲的野马。

2010年初提交的几百张草图从不同程度上体现了野马众多主要设计DNA。设计师采用几十种不同方式重新诠释了经典野马元素——长发动机罩/短尾舱、引人注目的前格栅、鲨鱼嘴式前鼻、掀背轮廓造型、车侧曲棍球棒轮廓以及三柱式尾灯。

“几个关键要素造就了野马。作为设计师,我们需要修订这些要素,决定取舍,并思考如何采用现代方式诠释这些要素,最终打造出一辆让人一眼便能识别的野马,”Callum补充道,“在50年间诞生的各代野马车型中,这些设计要素得以不断沉淀并进化,最终成为被人认同的经典DNA。”

设计师、粘土模型师和数字建模师花费大量时间完善线条和表面,创造出极富立体感的车身侧部线条、强劲的肩线造型,以及修长的雕塑状发动机罩和极富攻击性的前倾鲨鱼嘴车鼻,赋予全新野马车型独特的外观和个性。

在内饰方面,团队花费了很多精力研究各内饰部件之间的关系,以使最终内饰设计达到最佳契合度。最终主题的灵感来自飞机机翼,经典的双眉对称中控台造型与此灵感完美融合。内饰所有仪表、显示屏、拨动开关等设计元素均被置于双翼内。所有装置的安装位置都能满足实用性需求,正如飞机驾驶舱一般。

2015款福特野马50周年限量版。

2015款福特野马敞篷版。

2015款福特野马EcoBoost。

2015款福特野马GT。

2015款福特野马Shelby GT350。

正是因为其独特的定位与造型,野马成为了很多人周末度假的座驾首选,随后,很多人开始爱上每天都开它,甚至是工作日,因为只要一坐进车内,便让人拥有度假般自在的心情。这便是野马与“自由”最初也是最核心的联系。50多年过去了,美式“Pony Car”只有野马保持了连续不间断的生产销售,每一代野马车型均会顺应时代大趋势而变,同时,又不忘本身拥有独特的品牌元素,从一而终,方成经典。

内容整理于汽车点评,由Clauto重新辛苦编译

转载请注明:“转自微信公众号Clauto(酷乐汽车)”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