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燕:我“生”出了我自己_肖燕个人资料

admin2个月前 (02-27)资讯29

原谅桂花(岳丽娜 饰)的瞬间,演员肖燕心里憋了很久的那口气忽然泄掉了。

与她过去拍摄的玄幻仙侠剧里的形象都不同,这次她饰演的角色,周身弥散着“以德报怨”的味道。这是年代戏《小娘惹》的最终篇,肖燕饰演的月娘放下了仇怨,选择了原谅。

这部定位娘惹文化,描摹东南亚华人家族兴衰的“南洋戏”,在昨晚落下帷幕。但对于剧中一人分饰菊香、月娘母女的肖燕来说,表演之路仍在继续。我们的采访也从此谈开。

我“生”出了自己

《新白娘子传奇》杀青之后,她刚从“小青”的躯体里走出不久,就接到了郭靖宇导演的试戏邀请。试戏的过程比较顺利,没几日,剧本就到了她的手中。于肖燕而言,《小娘惹》是一次不小的挑战,她过去出演的多是古装仙侠剧,像这样的传奇剧还是首次涉猎。

“我以前角色的设定,几乎都是无往不利的,哪怕遇到困难一个法术也就能解决了。所以这次拿到剧本后,第一感觉就是很跳脱。我当时刚演完小青,还没从小青那种小男孩的率真中脱离出来,再加上要在这部剧里一人分饰母女两角,跨度很大,其实很有难度。”

一个又聋又哑,母亲的佣人身份使她在家族中饱受欺凌,后来又连续遭逢着生女之苦和亡夫之痛;一个自幼父母双亡,在乱世之中长大,不得已寄人篱下,常常被人欺辱打压。

于肖燕而言,这两个角色都是陌生的。尤其是菊香,和她本人更是多有反差。

“菊香经历的很多事我都没经历过,无论是一个人在雨夜生孩子,还是与丈夫天各一方自己照顾女儿,亦或者看着女儿被推下海生死未卜,再或者亲眼看到丈夫死在自己的面前,这些可能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去经历的事情。”为了打消这种陌生感,肖燕颇下了一番功夫。

肖燕拍任何一部戏,前期都需要做大量案头工作,以此来“挤”入角色,《小娘惹》也不例外。为了更好地找到人物状态,拍摄期间她为自己准备了一副耳塞,前期只要不拍戏就一直戴着。这是她特有的“默戏”手段,让自己真正遁入那种隔绝状态,彻底地成为菊香。

为了演出菊香的神态,进组前,肖燕特意到聋哑学校,观察聋哑人的生活状态、交流方式以及对喜怒哀乐的表达,私下里她不仅做了大量的笔记还观看了多部聋哑人相关的影视作品。

聋哑人本身没有听力,也无法用言语表达,肖燕观察到一个现象:他们无论是在动作还是眼神上,一定都是缓慢的。她在饰演菊香的时候,也特意还原了这个细节。

不只如此。菊香雨夜生月娘那场戏,也令肖燕感到头疼。两年前拍《小娘惹》时,她只有21岁。她没有菊香那么丰富的生活阅历,自然也难以体会到那种初为人母的迫切情绪。为了沉浸到角色中,她一边翻看各种关乎生育的资料、影片,一边向自己的母亲、阿姨等长辈请教她们怀孕时的真实感受,多种情感依次叠合,最终铸就了《小娘惹》中的菊香。

塑造角色是演员的“本能”。但对肖燕而言,相比起塑造她更喜欢“生长”这一形容词。

菊香雨夜产女那场戏,就是对这种状态的最好说明。这场戏全程没有台词,却蕴藏着肖燕胸中的万千沟壑。当时她抱着孩子,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真不容易,我终于把她生出来了。”念头未歇,泪水顿时就涌了出来。这是菊香和洋介的结晶,也是她自我意识的投射。

由于一人分饰菊香、月娘两角,肖燕在吃透人物的同时,还为角色分别设定了不同的言行举止。菊香是大户人家的娘惹,虽然总被欺负,但她永远是温婉的;而月娘自幼跟随母亲长大,虽然后来进入黄家,但她的天性永远是无拘无束、不服输的。

“两人的最大区别还是在眼神上。聋哑人的眼睛是不如正常人那样有神的,菊香的生活又比较简单,因此她的眼睛里不会有太多复杂的东西。月娘的眼神则更加灵动,一方面她正值花季,青春活泼;另一方面她从小就经历了生离死别,所以她眼睛里的内容会更丰富一些。”

让自己“生长”在角色里,复杂的形象就变得简单了。多下工夫琢磨人物心理,理性的案头工作就“奔涌”成感性的人物成长了。“那段日子,我似乎真的变成了剧中人。”

入戏太深的“体验派”

“我向许多老前辈请教过表演,他们演戏的时候,通常会运用一些技巧。比如要表达特殊情绪时,他们是很清楚地知道要如何定性这个过程,何时爆发、何时终结,都能轻易把握,是一个很流畅的过程。但我并不能掌握这种技巧,我其实更偏向于体验派。”

何为体验派?对于网友来说,第一次知道体验派或许是从周星驰的《喜剧之王》中。这个由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开创的表演流派,被尹天仇用“玩笑”的形式介绍给观众。

简单地说,体验派就是“生活”。“我会在理清所有角色关系之后,让自己真的进入到这个人物,然后去体验、去呈现我这个人物现在所经历的事情,然后顺理成章把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而不是说提前设计好,比如在这我要生气,在那我要悲伤。”肖燕道。

不过,这种“生活”式表演也并非事事顺畅,最大的问题是“入戏太深”。为了呈现《小娘惹》中的南洋风情,剧组开到了东南亚。整整120天的拍摄,肖燕几乎都在剧组中度过。对她来说,拍摄中最轻松的时候,莫过于剧组转场的路上。这里也有趣事。

“当时我们在吉隆坡和槟城两地拍摄,转场大概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我就用来睡觉,因为我觉得在转场的时候是最轻松的。但是有一次我醒来,身边的人和我说,说‘你刚才梦游了你知道吗?你突然坐起来,然后说月娘的台词,紧接着开始生气,一边生气一边说,反复梦游好几次‘。我醒来毫无意识,当时真的沉浸到人物里,角色和本人纠缠不清。”

入戏太深就容易累,情绪沉浸太深就容易崩溃。于是我们看到,望着女儿“尸体”的菊香哭得声嘶力竭、难以自已,与丈夫告别的菊香眼神中涌动着深深的悲痛与无助,以及洋介死于日本人枪下,菊香气血攻心灯枯油尽,与女儿无声别离时的悲恸万分。肖燕哭惨了。

肖燕的这种“入戏”状态,杀青后也会持续相当长时间。于是身边的朋友,总能见到她的“百变”模样。在新加坡拍摄的时候,肖燕的朋友曾去探班,刚见面时,对方还以为她“魔怔”了。“她后来告诉我,那段时间我的状态完全不同,整个人就像抑郁了一样。”

闲下来的时候,肖燕也在反思自己的状态。她前几天和岳丽娜一起做直播,一起聊起了在剧中的表演。虽然同样献上了实力派演技,但两人的表演风格完全不同。“娜姐的表演风格非常成熟,她能很快把一切抛之脑后。我就很难走出来,人物会一直在我脑海里转。”

不过,“入戏深”也有好处。这样的人物活跃在荧屏上,必然能给观众呈现出一种真实感。用肖燕自己的话说,表演是骗不得人的。只有演员自己具备了真实的信念感,表演才能得心应手。

肖燕一直在路上

从机缘巧合参演《煮妇神探》踏上娱乐圈,到她主演的《小娘惹》于央视黄金档播出,她用了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对她而言,表演仍然只是个开始。

出道五年,肖燕饰演过多个性格鲜明的角色。在《招摇》中,她是温柔坚韧的琴芷嫣;在《新白娘子传奇》中,她是灵气逼人的小青;在《民国奇探》中,她又是自由独立的记者白幼宁;到了《小娘惹》,她则摇身一变,成了兼具温婉性格与觉醒意识的时代女性。

“实话实说,当演员一直是我的一个梦想,在很小的时候我就想演戏。那时候对演戏也没有概念,就觉得很有意思,能体验不一样的人生。后来凑巧,朋友把我介绍到现在的公司,就稀里糊涂地踏上了演员这条路。现在回想起来特别有意思。”她笑道。

说来轻松,但一路走来着实坎坷。肖燕犹记得首次见导演时的尴尬情景,当时她刚刚入行,身材控制不够,上镜的时候稍显臃肿。试戏完当晚,导演就向经纪人委婉表示,演员由于身材的原因,不是很适合这一部戏。一下子激起了肖燕的要强心。

那时她就对自己说,“我可以接受导演因为我的戏不好而不选我,但是我绝对不接受因为自己胖而被嫌弃。”从第二天开始,她就进入了为期一个月的减肥时间。“当时我每天只吃水煮菜,晚上跑一小时步,每天跳三千下绳、做半小时无氧,最后瘦了十几斤。”

也正是由于这种不服输精神,让非科班出身的肖燕奉献出一个又一个动人的角色。相比起最初儿时模仿荧屏里人物提供给她的新鲜感和趣味性,如今的她更加明白,表演是一门严肃的艺术。为了不辜负荧屏,她一直通过不同的方式来提升自己的表演能力。

“我在做案头工作时,通常会通过不同的音乐来找寻不同角色的状态。有时候音乐找对了,角色的味道就一下充盈起来了。到了拍摄的过程中,我会给人物建立一个人物日记,每天拍完戏后,就把当天的人物情绪记下来,顺便展望她接下来的情绪,打通物我隔膜。”

当然,对绝大多数观众来说,首次了解到肖燕这个名字,或许还得追溯到《新白娘子传奇》中的小青一角。这也是肖燕首次“成为”人物的角色,用她的话说,正儿八经“开窍”了。

肖燕还记得初次见到导演时的情景,得到角色的她欢喜万分,满心都是向有经验的演员前辈学习的快活。她很坦然,当时根本没想过角色“火”了后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变化。

“好的导演很重要,他可以帮你弥补身上的不足。也从那次开始,我第一次理解了表演,理解进入角色是什么状态。”她顿了顿,又补充道,“在那段时间里,我就是一条蛇。”

肖燕自十几岁开始北漂,从一部戏三个月挣8000块,一步步成长至今。那些昔日生活中经历的磨难,都化作了她的性格特质,成为她表演过程中难能可贵的经验。但更重要的是,这些曾经的痛苦,养成了她高度自律又高度职业的态度,铸成了她勇于挑战的性格。

肖燕觉得自己是戏剧海边拾贝壳的“孩童”,虽尚不能用表演垒起辉光殿堂,但能为观众献上彩贝壳就知足了。

【文/冯壹】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