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传》| 灵魂永生_乔布斯传

admin2天前资讯10

10天听完一部名人传记,解救你的阅读焦虑,遇见有趣的灵魂。

最近,十点人物志开启了“人物传记精华领读”栏目,领读人总结提炼出经典人物传记的精华,带领大家欣赏、分析书中的核心情节与内涵,节省阅读时间,建立对原书的阅读兴趣。

希望通过这个栏目,可以为你淬炼名家的思想经验,获得改变人生的力量。

一部传记共有10天的精华领读内容,每日更新一期,敬请期待。

文 | 言蹊

今天我们继续阅读沃尔特.艾萨克森的作品《史蒂夫.乔布斯传》。

在之前的阅读中,乔布斯被检查出患有癌症,一直以来,乔布斯把每一天当成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来度过,而癌症这个恐怖的恶魔,让他的危机意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状态,那么在生命最后的这段日子里,他的思想又会迸发出怎样耀眼的光芒呢?让我们共同期待吧!

1

癌症复发,与时间赛跑

到2008年初,乔布斯的主治医生以及他本人都已经清楚认识到,他的癌细胞正在扩散。同时他也接受止痛治疗,乔布斯说当他实在难受时,他就专注于疼痛,钻进去,似乎就能把疼痛驱散了,但是事实并非总是如此。乔布斯疼的时候,会充分表达出来,让身边每一个人都知道。

另一件更糟糕的事情是乔布斯的饮食习惯,由于之前的手术切除了他大部分的胰腺,因此他的身体不能吸收足够的蛋白质,而且自从十一岁起,乔布斯就一直是极致的素食主义,到了2008年春天,他的体重已经下降了四十磅。

乔布斯的肿瘤治疗团队的负责人是斯坦福大学的乔治·费希尔,他是胃肠癌和结直肠癌领域的知名专家。他已经警告了乔布斯几个月,说他可能必须要考虑肝移植。在等待了好几个月后,他们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肝源,于是最终,乔布斯去了孟菲斯接受肝脏移植手术。

2009年5月底,乔布斯与妻子和妹妹乘私人飞机从孟菲斯归来,疾病并没有磨灭乔布斯易怒的性格气,一回公司,他就让那些6个月没见他的同事狼狈不堪。他撕毁了一些营销方案,训斥了几个他认为工作质量拙劣的人。

到2010年初,他已经恢复了大部分体力,重新投入到工作中,迎接乔布斯的是苹果最多产的一年。自从苹果推行数字中枢战略以来,他已经打出了两个本垒打:iPod和iPhone。现在,他要再次出击。

早在2002年,乔布斯被一个微软的工程师惹毛了,这源于他一直在吹嘘自己研发的平板电脑软件,用户可以用手写笔在屏幕上输入信息。但是,乔布斯决定吧iPad 上的研究成功用在iPhone上,于是iPad 项目被暂且搁置。

2007年,乔布斯在考虑低成本上网本计划时,意外推动了平板电脑项目。他觉得利用多点触摸界面,将键盘的功能纳入屏幕中,显得更加有艺术感。

乔布斯一如既往地主张纯粹的简洁设计,他提出,iPad 所有的功能都要服从屏幕的需要,而且平板电脑的形状要让人有冲动去拿,可以随意用一只手就抓起来。边缘的底部需要再圆润一点,这样会让人觉得拿起来很舒服,而不用小心翼翼地抬起来。

而且在乔布斯设计iPad的过程 中,他不再选择使用英特尔的芯片,而是收购了帕洛奥图一家150人的微处理器设计公司,并让其设计一款定制的系统单芯片,这款名为A4的芯片基于ARM架构,由三星公司在韩国制造。

最终,iPad 发布了,不到一个月,苹果公司就售出了100万台iPad,iPhone花了两倍的时间才达到这一销量。至2011年3月,即iPad发布9个月后,其销量已达1500万台。从一些数据来看,它已成为有史以来最为成功的消费产品。

2

新的战斗

在系统的开放与封闭这个问题上,乔布斯一直保持着与大多数人相反的意见,就如当时Mac 系统与Windows系统的战斗一般,在手机系统上,苹果又迎来了一个强大的敌人,谷歌的安卓系统。

乔布斯觉得自己遭到了背叛。在iPhone和iPad研发期间,谷歌公司CEO埃里克·施密特是苹果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乔布斯感到被利用了。安卓的触摸屏界面正在越来越多地采用苹果首创的功能——多点触控、滑动操作和应用程序图标网格。

他起诉了谷歌的安卓系统,并且对谷歌公司宣战,他强调苹果公司做这些不是为了钱,而是想要创造伟大的产品,而非安卓这样的垃圾。

乔布斯坚持端到端的控制也表现在其他斗争中。在员工大会上,他不仅攻击了谷歌,也抨击了Adobe公司的网站多媒体平台Flash,乔布斯甚至封掉了那些借助Adobe官方提供的转码器,将Flash代码编译为能适用于苹果iOS系统的应用。

还有一件事就是在设计iPhone的时候,乔布斯的设计欲望撞上了一个不可能被改变的物理学基本法则——金属不宜放在天线附近。于是,在设计iPhone 4时,设计师艾夫要求使用钢圈。钢圈是机身的支撑结构,看上去圆润饱满,并部分充当手机天线。

解决方案近乎完美,但并非完美。问题很快就浮出了水面:如果用户以某种方式拿着手机,尤其是用左手拿着手机时,手掌就会盖住钢圈上的小缝隙,于是就会出现信号丢失的问题。

一个普通手机出现一些信号丢失问题根本不会成为新闻,但这是iPhone 4,是让所有人惊叹的产品。这一故障问题被大家称为“天线门”。为了这个问题,周五,苹果在公司礼堂举办了新闻发布会。

他没有卑躬屈膝,也没有道歉,只表示苹果理解这个问题并会尽力改正,这样他就得以平息问题。接着,他话题一转,称所有手机都有些问题。他成功的将问题转移到了所有智能手机上。

在2001年乔布斯就预见到,个人计算机将成为日常生活中的多种电子设备——例如音乐播放器、摄像机、移动电话和平板电脑。

到2008年,乔布斯已经预见到数字时代的下一个浪潮。他相信,未来你的桌上电脑将不再会是你的内容中枢。取而代之,中枢将被转移到“云端”,换句话说,你的内容将被存储在你所信任的公司管理的远程服务器上。

他起初走错了一步。2008年夏天他发布了一个叫作MobileMe的产品,是一项昂贵的收费服务,但是这款软件糟糕透了,它非常复杂,而且很容易丢失数据,经过改进后,新的服务器被命名为iCloud。

乔布斯还为苹果设计了新的园区,设计中,整个建筑中将没有一块平直的玻璃。一切都是弧形的并加以无缝连接。乔布斯长久以来一直迷恋玻璃,他为苹果零售店定制了巨型落地窗的。而正在规划中的中心庭院直径有800英尺,它可以将罗马的圣彼得广场围绕进来。

乔布斯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记忆之一就是曾经覆盖这里大部分区域的果园,因此他从斯坦福聘请了一位资深园艺家,要求园区80%的区域都是自然风貌,有6000株树木。到2011年6月,这座共4层、300万平方英尺、可容纳12000多名员工的建筑终于规划完成。

在天文学中,当两颗星体轨道交织,由于引力相互作用,就会出现双星系统。20世纪70年代末,人类步入了个人电脑时代。在这期间出现了两位重量级人物,他们都生于1955年,都中途辍学,精力充沛,他们演绎了个人电脑领域的“双星系统”。

他们就是比尔·盖茨与史蒂夫·乔布斯。尽管两人对技术和商业的融合都抱有相似的雄心,但是他们背景不同,个性迥异。个性和性格上的差异,终究使他们走上了对立面并引发了数字时代的根本分立。

乔布斯是个完美主义者,渴望掌控一切,并且很享受艺术家这种不妥协不让步的性情;他和苹果公司将硬件、软件和内容无缝整合,铸成一体,这种数字化战略堪称典范。

盖茨则是商业和技术领域里精明务实、深谋远虑的分析师,他愿意将微软的操作系统和软件授权给各种不同的制造商使用。

起初,两人的合作还算完美,但是一段时间过后,苹果和微软之间的关系开始出现问题。双方最初的计划是将微软的一些应用程序,如Excel、Chart和File,打上苹果的标识,但协议没有达成,最终两人分道扬镳。

从Mac 系统中分离出来后,比尔盖茨开始着手Dos 操作系统,并且盗用了苹果公司的图形友好界面,就像当时乔布斯从施乐盗取过来一样。

但是微软最终还是赢得了操作系统之争。这一事实说明世界并非完美:最好、最创新的产品并非总是赢家。

3

暮色下的抗争

人到暮年,对亲情也就越加看中,乔布斯一直热切盼望着参加2010年6月儿子的高中毕业典礼,当他被诊断出患有癌症时,他跟上帝做了笔交易,无论如何,他一定要看到里德毕业。

在里德的高中毕业典礼上,乔布斯用得意地说,“今天是我最快乐的一天。里德就要高中毕业了,就是现在。我把一切杂务都抛开了,我就在现场。”

乔布斯跟他两个小女儿的关系就稍显疏远。他对埃琳的关注很少,埃琳比较安静内向,似乎不知该怎么跟他相处,尤其是当他语出伤人的时候。但是在两个孩子十三岁的时候,乔布斯带了她们去旅行。

在2010年初秋,在去华盛顿的一次旅行中,鲍威尔见到了白宫的一些朋友,他们告诉她,奥巴马总统将于10月访问硅谷。鲍威尔建议,总统或许愿意跟她丈夫见上一面。

在这次见面中,乔布斯毫不留情:“看你的架势,你就想当一届总统吧。”一开场乔布斯就这样对奥巴马说。乔布斯提议政府应该对企业友好一些,乔布斯还抨击了美国的教育体系,说它陈旧得毫无希望,而且被工会制度掣肘。

到了2010年11月初,这样的身体不适状态又开始了。他浑身疼痛,吃不了东西,只能靠一个护士来家里给他静脉注射补充营养。他的体重已经下降到115磅。在这段病假期间,她的第一个女儿,也是曾经被他抛弃的孩子,也来看望了他。

到了2011年7月,他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骨骼和身体的其他部位,而医生们难以找到对症的药物进行治疗。他很疼,睡眠不规律,筋疲力尽,不得不停下工作。

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乔布斯感觉不太舒服,他坐在屋后的花园里,思考死亡。他承认,当他面临死亡时,他可能更愿相信存在来世。

在人生的最后时光,乔布斯与深爱的家人们在一起。他并不是一位传统意义上的居家好男人,他自己也承认这一点。但对一个人的评价总应该考虑到方方面面。作为一位商业领袖,他可能是最成功的。

2011年10月4日的那个周二,他一直盯着孩子们的眼睛看。他一度长久地注视帕蒂和他的孩子们,然后看向劳伦,最后目光越过他们看向远方。“噢哇,”他说,“噢哇,噢哇。”

这是他遁入无意识状态前最后的话语,大约是下午两点钟。他的呼吸变得沉重,即使是现在,他依然有着坚毅的、英俊的轮廓,一个专制者的轮廓,浪漫者的轮廓,他的呼吸表明他就要开始一段艰辛的旅程,一段急剧升降的路程。

莫娜和劳伦整晚都陪在他身边。第二天——2011年10月5日,星期三——史蒂夫·乔布斯走了。他的家人都在他的身边,亲抚着他。

最后,我们用乔布斯最喜欢的一首歌来缅怀他,“在愤恨的当下, 我能看见造物主之手, 在每片颤动的叶里, 在每粒微沙之中。”

结语

故事到了这里,终将结束,怀着沉重的心情,一切的言语都显得那么轻,那么无用,就让我们闭上眼睛,静静地回顾他的一生,你的每一点关于他的记忆,都是他灵魂的永生。

今日话题

今日,必定是沉重的一天,我们亲眼目睹了一个人最后的生命旅程,他倾尽自己的光和热,为苹果公司打下坚实的基础,苹果也将承载着他的愿望,走向远方,故事就到这了,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呢?欢迎在留言区分享你的故事。

如果你喜欢今天的内容,可以在文章底部给我们点赞、留言,或者点击右上角,分享给朋友。

-作者-

言蹊,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主播-

北辰,中国交通广播FM99.6《北辰在找你》主播,国际认证心理咨询师,明星私人心理医生,被誉为拥有最温暖声音的“造心师”。公众号:北辰在找你。

听《乔布斯传》往期音频,请点击关键词

第1天 | 第2天 | 第3天 | 第4天 | 第5天

第6天 | 第7天 | 第8天 | 第9天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