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苗族文化——苗族蛊术_苗族蛊术

admin2个月前 (02-22)资讯29

苗族历史悠久,最早可追述到五千多年前的炎黄传说时代。根据历史文献记载和苗族口碑资料,苗族先民最先居住在东部沿海地区,后来由于战争等原因,逐渐进入西南山区。

循美苗族文化之苗族蛊术

提到苗族,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苗蛊了。蛊术,无论在志怪小说还是在影视作品中都被传得神秘莫测,格外可怕,令人毛骨悚然。那么蛊究竟是什么呢?

最初的蛊,是指生于器皿中的虫,后来,谷物腐败后所生飞蛾以及其他物体变质而生出的虫也被称为蛊。古人认为蛊具有神秘莫测的性质和巨大的毒性,所以又叫毒蛊,可以通过饮食进入人体引发疾病。患者如同被鬼魅迷惑,神智昏乱。

而蛊术中的蛊,一般认为是许多虫搅在一起造成的。本草纲目说:造蛊的人捉一百只虫,放入一个器皿中。这一百只虫大的吃小的,最後活在器皿中的一只大虫就叫做蛊。毒蛊多在中国大陆南方各省养成,种类很多,有蜣蜋蛊、马蝗蛊、金蚕蛊、草蛊和挑生蛊等。放蛊的人趁他人不注意的时候,把蛊放入食物,吃了以后,就会染上蛊毒,染了蛊毒的人会染患一种慢性的病痛。以现代观点说,这是一种人为的,由许多原虫的毒引发出来的怪病。

运用蛊毒来谋人性命的蛊术,则是中国古代遗传下来的一种神秘巫术,最早见于湖南湘中及湘西古梅山地区的一些宗教书籍中,并在中国古代江南地区广为流传。据学者考证,战国时代中原地区也有人使用和传授造蛊害人的方法,但一提及蛊术,人们最先想起的应该还是苗蛊。

在苗族的观念世界,蛊有蛇蛊、蛙蛊、蚂蚁蛊、毛虫蛊、麻雀蛊、乌龟蛊等类。蛊在有蛊的人身上繁衍多了,找不到吃的,就要向有蛊者本人,也即蛊主进攻,索取食物,蛊主难受,就将蛊放出去危害他人,这就发展出种种下蛊谋人性命的可怕传说。

蛊在苗族地区俗称“草鬼”,相传它寄附于女子身上,危害他人。那些所谓有蛊的妇女,被称为“草鬼婆”。有苗族学者调查后认为,苗族几乎全民族笃信蛊,只是各地轻重不同而已。他们认为除上述一些突发症外,一些较难治的长期咳嗽、咯血、面色青黑而形体消瘦等,以及内脏不适、肠鸣腹胀、食欲不振等症状为主的慢性疾病,都是着了蛊。属于突发性的,可用喊寨的方式让所谓放蛊的人自行将蛊收回就好了;属于慢性患者,就要请巫师作法“驱毒”了。

蛊毒非常厉害,能使人惹病丧生,虽有方法医治,也不应轻易去尝试。据说预防之法有:

(1)凡房屋整洁,无灰尘珠网的,是藏蛊之家,切勿与之往来

(2)凡食茶、水、菜、饭等物之先,须用筷子向杯碗上敲动的,

是在施毒,急须向主人问道:“食内,莫非有毒吗?”一经问破,可免受毒。

(3)携同大蒜头出行,每饭,先食大蒜头,有蛊必吐,不吐则死,主人怕受连累,当然不敢下蛊。

(4)大荸荠,不拘多少,切片晒干为末,每早空心白滚汤送下(以二钱为度),纵入蛊家,也可免害。

(5)蛊之由饭酒中毒的,分外难治,故出外宜以不饮酒为原则。

(6)蛊是很爱干净的,吃饭的时候用手摸几下头发也可以避免

(以上为民间说法及偏方,不可盲目迷信)

放蛊方式和蛊的样子,除了代代相传的说法,谁也没有见过,所以有的人认为是子虚乌有的。

由于放蛊被认为是谋财害命的严重犯罪活动,历史上一直将它列为严厉打击对象。在苗族地区,被诬为有蛊的妇女,尽管不会都有性命之忧,但被诬者名誉扫地,受人歧视非难,精神上造成极大痛苦,甚至含冤而死。

苗族“谈蛊色变”,尤其是在婚姻上最忌讳。儿女要开亲的话,双方父母都要暗地里对对方进行严格审查(俗称“清针线”),看其家庭及亲戚干净与否,即有没有蛊。如果发现对方有不干净的嫌疑,就借口婉言拒绝,因此造成不少婚嫁上的悲剧。

鉴于蛊术陋俗对苗族社会的严重危害,许多苗族学者感到对蛊的迷信到了非铲除不可的地步,大声疾呼,呼吁移风易俗,革除陋俗。

但也是正因为人们没有办法证明或找出苗族蛊术的运用原理,所以就将它归为了迷信。

随着苗族地区科学文化知识的普及,医疗水平的提高,蛊术在苗族地区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小。相信有一天,我们终将能用科学的方法去解答这一切。

(以上文字图片整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循美是一家集酒店、文创、深度游多元为一体的旅游文化公司,致力于打造贵州最美居住场所,宣传贵州旅游文化,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

旗下的西江循美半山精品度假酒店,荣获今年最美生活方式美宿和年度最具网络人气奖。

循美半山公共区域

循美半山禅意主题房

更多苗族信息,请持续关注循美公众号

循美,循迹生活之美。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