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孔夫子旧书网_孔夫子旧书网

admin1周前 (01-09)资讯10

读者想看什么就看什么。网眼布满足了我的奢望。数以万计的书店、书店和互联网上近一亿种图书构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图书馆。这里有许多旧书和绝版书。最幸福的是你不必证明你是否有资格读你想读的书。

我有一个爱好,长期去二手书店。当我很小的时候,我大约二十岁。对我们这些想读书的人来说,书很抢手。谁手里有几本书,谁有借书的渠道,谁就可以高人一等。但新书可看的不多,因此,旧书成了大家的“新宠”。当时,幸好专门经营旧书的中国书店还没有关门。我经常去琉璃厂、隆福寺、东单和邓石口的书店寻找我最喜欢的旧书。我很高兴从中得到了一些东西。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上世纪末。后来,虽然他们路过时会去散步,但总有更多的失望和更少的惊喜。

一位朋友建议在网上买二手书。这张网就是孔子的旧书网。当时,我正在准备写《梁启超传》的材料。我不得不读的许多旧书只能从图书馆借阅,这极不方便。我想如果我能把它买回家就太好了。我想什么时候看都可以。它不仅方便,而且效率更高。然而,对我这个科学和网络盲来说,在网上买书几乎是不可能的,这让我很害怕。所以,一开始,我提供了购书清单,朋友们在网上买了寄给我,给我带来了很多麻烦。更不用说我的朋友不要钱了,这让我感到很尴尬。

事实上,网上购书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难。这不过是个借口。在儿子的悉心指导下,我很快就掌握了这个程序。不过,开头有一些笑话。记得我第一次看到1983年版的《梁启超年谱》。这本书是大陆读者第一次看到,也是当时大陆读者看到的唯一版本。它非常珍贵。原价5.5元,书店价350元。有点贵,但我别无选择,只好买了。而且这家书店离上海很远。当时,书款必须到银行,但不能在微信上支付。我觉得很尴尬。所以我想到了最愚蠢的方法。我让报社上海记者站的同事直接付款,然后把书带回北京。

我和孔子的关系就是这样开始的。从那以后,十多年过去了,我在书店买了400多次书www.kongwei.com。在这一刻,如果生活中没有网格,那简直不可思议。现在不仅不再拿钱从书店买书了,我还学会了从银行汇钱到书店。近年来,网上微信支付变得更加便捷。现在我关着门坐在家里,我的书从天上飞出来。读者想看什么就看什么。网眼布满足了我的奢望。数以万计的书店、书店和互联网上近一亿种图书构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图书馆。这里有许多旧书和绝版书。最幸福的是你不必证明你是否有资格读你想读的书。

这就是网络虚拟空间的优势所在。它不仅能容纳世界上的海量信息,而且对每个人都是开放的,不分男女老少,智者愚者。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成为它的书友和读者;只要你愿意付出,你最喜欢的书就属于你。有时我想,如果没有港网,恐怕我这几年的写作会大打折扣。无论是梁启超的传记,还是张恨水的传记,他们都不会写得那么顺利,甚至半途而废!这不是假装惊讶,而是事实。我知道我要写《梁启超传》的时候,我的知识准备还不足以支撑我对付梁启超。他是一位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他所处时代的丰富性和复杂性是前所未有的。妥善处理这些问题,需要深入了解梁启超的生平经历、交友和思想,以及清末民初的历史对历史认识不多,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民俗等诸多方面。许多书是必读的,这些书很难找到,因为它们的印刷时间长或有限。

孔子旧书网的存在,让这些藏在天涯海角的书瞬间出现在你面前。如果你喜欢,它甚至可以成为你包里的东西。皮锡瑞是晚清著名的中国现代经学家。他出生于湖南山花,长期在湖南、江西任教。湖南新政时期,他、谭嗣同、唐才昌等人都是积极参与者。他有一本石佛堂日记,详细记录了湖南维新运动的发展。它为陈宝珍、黄遵宪等人创办长沙时事学校、南社、保安局、柯立观以及《湘报》、《湘报》提供了珍贵而独家的资料,特别是为新旧两派斗争的复杂局面提供了共同的参考。

我在写《梁启超传》的时候,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就是尽量避免用“引经据典”的方法。如果我必须使用它,我必须找到第一次引用它的人使用的原文,然后在检查后再次使用它。这不是我的发明,而是多年来做副刊编辑的习惯。记得陈淑英把《色彩斑斓的土壤》交给我时,曾对我说:不要轻易相信作者引用的文字,使用前一定要核对原文。后来当我处理文字(无论是编辑还是写作)时,她的教学成了惯例。过了很长时间,我养成了一个坏习惯。因此,我一直期待着能直接读到石佛堂的日记。可惜的是,除了1958年至1959年湖南史料先后以《史福堂未刊日记》的形式出版外,至今没有一本出版。要找到这些几十年前出版的内部书籍是多么困难。谢天谢地,我是通过孔子旧书网买的本文介绍了1958年和1959年湖南史料合编的情况。当我从书店收到那本发黄发黑的书时,我小心翼翼地打开它,欣喜若狂。

这样的快乐不是偶然的相遇。我写《梁启超传》、《张恨水传》时,常常被这样的喜悦感动。至于张恨水是不是全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大会的正式代表,我曾经读过一篇材料说,张恨水最初是被选为正式代表的,但他没有通过资格考试。后来,考虑到他的社会影响,他被列为特邀代表。作者的根据是郭沫若在其谴责反动文艺的文章中批评他是黄色文艺的代表。郭的文章首次发表在《大众文艺丛书》第一册《文艺新方向》上,于1948年3月由香港生命书店出版。我第一次在香港买这本杂志。有一节是关于色情文学和艺术的。他认为凡是“色情、超自然、武侠、侦探,样样俱备,迎合庸俗趣味,想轻松赚钱”的人都属于这一类。但文章中没有张衡点名。不久,我在香港买了一本1950年出版的全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大会纪念集。我查了一下“代表名单”,张恨水被列为“平津第二代表团”。其中没有“特邀代表”的解释,解决了这一难题。

很显然,孔子的旧书网彻底改变了我的阅读环境。我可以走得更远,看得更多。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古代,有学者千里迢迢只为读书。现在坐在家里就能实现。在这里,你不仅可以购买大陆各时期的出版物,还可以购买香港和台湾的出版物。我曾经许下一个很大的愿望,就是把梁启超创办的报刊的影印本都收集起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我先后拥有了《世务报》、《知心报》、《青衣报》、《新民丛报》、《新小说》、《国锋报》、《永言报》,甚至还拥有了他共同创办的《湘报》、《湘报》,但没有拥有他在民国初年担任主编的《大中华》杂志。我曾经问过中华书局的朋友,为什么这本杂志是中华书局创办的,它出版了清末民初那么多报刊的影印件?据说是因为原作保存不好原因是。我很抱歉很久了。一次很偶然的上网浏览,我当时抱着侥幸心理,想再看看,万一别的出版社都做了这件好事。结果,真的被我撞了。然而,这不是任何出版社的官方出版物,而是一位朋友自己制作的拷贝。它是单页的,没有装订成册。然而,从出版的开始到结束,不乏一期一页。我立刻付了钱,终于实现了我的一个梦想。

现在我在写黄遵宪的传记,离不开凯空。它们成为我余生写作生涯的坚强后盾。总有一天,如果我的黄遵宪传记能顺利完成,我首先要感谢的是我在孔王和网上的朋友们!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