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夫子旧书网二三事 | 隐秘的故纸堆_孔夫子旧书网

admin3个月前 (01-09)资讯61

书桌一角

当我开始使用孔子的旧书网站时,我忘记了。我认为写一些关于孔子的有趣的东西纯粹是因为最近的一些经历。在爱书的人和爱读书的人的世界里,孔子必须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喜欢书和喜欢阅读是两个层次。前者只是喜欢各种版本设计,等等。书的意义比书中所讨论的更重要后者热爱阅读与后者热爱内容之间没有矛盾。正是这两类人支持书店。我两者都有。我买这两方面的书。有的书是用来欣赏和收藏的,有的书是用来回溯孔子或是读书后钓更多的鱼。买一本书是一种乐趣。有些人买的时候后悔,因为看不懂。有些人甚至看不懂。有些书读起来很有趣,但他们从未读过。例如,埃德蒙·伯恩的《焦虑和恐惧手册》厚550页,值得一读焦虑和恐惧在你的手中形成。

我数不清从孔子那里买书花了多少钱。在过去的十年里,这一定是一笔巨款。更重要的是,我买的书都是从各个秘密角落里翻出来的。翻开旧书网,就像逛一个旧书摊,从角落里挖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文学和书籍。这些年来,我被训练成善于在孔子那里发现东西,这些年来,我让自己像一个二手书店的工人。我擅长寻找各种材料。孔子旧书网的内容包括大学问题。拜访孔子也需要精力和耐力。

第一次我花了很多钱在书店买了一本书空空网秋山良二你好吗,孩子们

在孔子那里,我不仅能看到别人的书,还能看到自己的书。我也能看到我给别人的书,也能看到我借给别人的书。我不知道我最后是怎么去读孔子的书的。孔子的旧书网就像一个秘密的世界,需要读者去探索。里面总有熟悉的人物和有趣的东西。我忘了当初从孔子那里买高明禄先生的《一排论》。打开一看,发现是高明禄先生签的字,交给了刘晓东。此外,孔子还有各种礼品书。很有意思的是,这些赠书是如何进入孔子旧书网的。一方面,搬回家很容易丢;另一方面,我借的书常常忘了去孔子那里。其中,我还看到了李先亭先生寄给我的签名本。我不知道是谁向我借的书,然后我去了孔子那里。我为这本书感到遗憾。我非常珍惜它。我真的不记得有哪个艺术家借了又丢了。

丢失的书出现在孔夫子

孔夫子旧书网的真天书

这真是一本难找的书,更不用说礼品书了。如果仔细想想,2016年前后,哪个经常回家的朋友把书拿走丢了,你只能对借书越来越谨慎,因为熟人不能一一打听。另外,在孔子那里,我看到了艺术界各种珍品。其中之一就是徐冰老师的天书。乍一看,我真的很惊讶。价格在2万元左右。我以为这不是假的。于是我问徐老师。它被证明是一本真正的天书。所以我决定买下它,而不是被徐冰老师的工作室买下。

孔子真经古籍网(详解)

另外,在《孔子》中,我还看到了高明禄先生的个人总结和80年代末的党员登记表,这张登记表在我看来很有文献价值。作为一个辅助,看看高先生的精神旅程后,现代艺术展,这是一个很好的文本。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从孔子的图片中阅读这篇文献。

高明禄个人总结

此外,我还在孔子旧书网上找到了项彪在北京大学的研究生论文《浙江村研究》。与后来著名的研究生论文相比,要找到这本书的原稿并不容易。事实上,它真的很便宜。90年代的论文格式和原有的写作水平得到了完全保留。比较一下后来的出版物很有趣。

项彪《北京浙江村生活史》原著

这些年来,孔子收集了大量的当代艺术研究资料,各种版本的中国当代艺术史,各种重要的展览画册,各种重要的策展文论,以及这些难觅的艺术文献。做研究真的离不开孔子。广州三年展《告别后殖民》的画册是泰康空间,正是因为有了孔子,我才收藏了温普林先生的当代艺术文献,改进了8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的各种文献,每年都收集《新周刊》的年度目录。正是这些杂志帮助我更好地了解了贾樟柯这一代的导演和艺术家,我甚至收集了一套完整的湘潭市90年代年鉴。

如果你有足够的精力,你可以在香港找到各种严肃和不严肃的写作材料。研究资料中也有大量的遗留问题。当然,真假就像挖掘和探索,像和田的刘晓东和《钻石叶》这样的刊物只能在孔子那里找到。前几天,我买了吴红策划的苏州博物馆展览《画屏》的画册和文献。

除此之外,孔子看到与自己有关的书籍也是一种不同的经历。他们中的许多人不知如何输给了孔子。他们中的许多人签名捐书。在过去,他们做了一些有趣的书给他们的朋友,这意味着他们给他们文化和地方产品。在文化艺术工作中,书籍不过是土特产,只有优秀的朋友才能把我的名字郑重地写给别人。我寄给孔子的那本书,心情也很复杂,特别是我刚给别人不到一个月,就挂在孔子旧书网站上。也许真的一文不值。所以即使是土特产也不能随便送。如果他们制造麻烦就不好了。另外,这也说明艺术工作者本身的流动性很大,而艺术区的变化又使得其频繁流动,很多东西不得不失去。

你签名并发给他人的书会出现在网站上

多年来,我和很多朋友都会在孔子旧书网站上分享购书的经历。几乎每一个热衷于孔子的学者,都有各种各样的途径通过书籍来满足自己,总能在孔子身上找到意想不到的宝藏。这里的书不仅是书本身,也是情感的东西。早年,我在孔子那里搜遍了我家乡的县志和传说,甚至还搜遍了当地的教育志和方言研究。这些书已经成为我对物质存在的怀念。也许我不会认真读这些县志,只是偶尔翻阅一下,想起旧事。我还搜了一些我小时候读过的书,比如《皮皮鲁》和《鲁西西》。我不知道我读了多少遍。当时,缺乏阅读材料。我想我在孔子那里找到了那本书,重新建立了某种关系。

以上都只是孔子旧书网的两三件事,意味深长、意味深长、趣味盎然。我想到的只是几滴。如果我及时看到更多有趣的书,也许会有更多有趣的东西。这真是太好了!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