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巴辛有志燕窝事件,四个疑问揭开真相_辛巴辛有志

admin2个月前 (02-08)资讯34

站在今天来看,直播电商的火爆,其根本在于对经典营销“4P”理论的强大冲击,C2M、高性价比、渠道压缩、刺激性消费等等,可以有效倒逼生产关系与生产力变革。变革容易形成机会,风口之中,鱼龙混杂,也迅速膨化了野蛮生长的江湖生态。

数据造假、退货困难、虚假宣传、物流缓慢,双十一的天文数字出货量将直播电商作为新兴业态所存在的不足瞬间放大,全民聚焦,视直播电商为“原罪”,但细究起来,这些顽疾在电商行业存来已久,且有深厚的社会土壤。

事实上,人们总是在关注那些处在风口的新事物,寄予它带来变革期望的同时,也容易将所有的误解一股脑儿地盖上。

就拿职业打假人王海“追击”快手知名主播辛巴这件事来说,王海指控辛巴所售即食燕窝产品没有达到燕窝国家标准,并单方拿出了检测报告,辛巴方则否认指控,称其是按销售公司提供的产品信息进行直播推广,不涉及采购销售行为,已第一时间将产品送检,若消费者不满,可申请退款退货,自己与品牌方也会承担相应责任。

在公关回复层面,辛巴坦然面对、敢于承担的态度是值得肯定的。

▲辛选方面的回应

实际上,复盘此事,依然疑点重重,我们稍作分析,就会发现,一派嘈嚷之中,皆是利益二字。

辛巴有错吗?

一方面,辛巴方面可能有逃脱不了的责任,辛巴徒弟作为知名主播和类似产品代言人的角色,在直播间,收取佣金,进行推广导流,但因于不够谨慎,产生了给消费者造成误解的嫌疑,辛巴亦出面辩解,留给了职业打假人以可乘之机。

根据规定,直播中产出了归属于商业广告内容的,电商主播需按照《广告法》承担广告代言人的责任与义务。其责任相比广告主要小一些,但也是明确的,但王海所说的直接售假问题则从法律层面未必立得住。

而《新京报》就一针见血地指出,“燕窝产品的标准一个是食品生产许可证。辛巴卖的燕窝产品上,印有这个证的编码,便可认为是合格的食品。另一个行业标准作为标准参考的,但并非强制标准,即使辛巴的燕窝产品检测出来燕窝含量未达标,也不影响其是法律意义上的合格食品,没有法律责任。

另一方面,深层次暴露的问题在于辛巴的选品管控,尤其是在燕窝这样本身标准不统一的非标领域,不同的检查标准下,存在不同的结果,从而可以留给舆论极大的“操作”空间。

实际上,作为高风险的保健品品类,即便天猫、京东这样的大型平台也表现的十分谨慎,鲜少参加大型活动,在双十一的大促之战中,电商主播连续作战,在无暇对货品做充分了解的状况下,“采坑”现象时有发生。这起事件中,辛巴有失察或者未作充分解释的责任,但不会存在故意推广问题食品的可能,毕竟,这个层级的超级主播不会为了一款产品的蝇头小利而冒着满盘皆输的风险。

消费者交了智商税?

从大众层面,受众的一个极大关注点被牵引在了智商税,即王海提到的,“目测(辛巴所售燕窝)成本每百克(一碗),连带包材,内容物,加工费,工业成本不超过1块钱!”智商税一词还登上了微博热搜,辛选的回复是,当晚直播价格为258元15碗,实际价格为17.2元/碗。

从引爆热点来说,1元VS40元的差异对比,智商税一词确实够爆,但仍经不起推敲。

首先,王海所说仅是风味燕窝的产品成本,但其他成本,譬如渠道、物流、仓储、人工等成本并未统计在内,此外,1元如何得出?众所周知,今天的中国,制造业的产品成本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工、土地、设备、税收、社保等对企业的压力非常之大,以至于诸多低端产业流入到东南亚、非洲。

▲中国制造业成本高

关于燕窝智商税的讨论更是经不起推敲,譬如,可口可乐每500ML(不含包装)成本大约在0.07元左右,农夫山泉从“水”到“瓶装水”成本大概0.3元,即便高端如iphone12Pro硬件成本也不足3500元,但售价超过1.1万人民币...凡此种种,这样算来,消费者岂不都是交了智商税。

从经济学角度,企业存在的意义本身在于追逐利润,上交利税;对于消费者,良好的产品和服务,消费者也愿意为品牌支付溢价。只要在一个合理的、双方都能接受的范围内,智商税就不应该成为了舆论撬动大众敏感神经的触点。

辛巴燕窝事件为什么反复上热搜?

从舆情发展的角度来看,如此长期且反复的热点聚焦,比较少见,在注意力极度分散、热点多变的舆论世界,大众对一个热点的追逐一般不会停留超过三天。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当前的情况下,绝大多数主流媒体尤其央媒谨慎报道,不做定论发声,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整个事件疑点重重,主流媒体大概率并不想被心机之徒当做枪使。

此次,为何自媒体层面封杀负能量主播辛有志、辛有志售卖假燕窝、辛有志滚出直播圈等文革风的话题层出不穷。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大众关注及媒体观点有被人利用的嫌疑,是否有资本参与了自媒体的舆论操控?那么,辛有志,动了谁的奶酪?或者说,辛有志如果倒下,谁会收益?

掐指一算,至少有三:

一是王海之流。若将辛有志逼入绝境,引起监管层注意,既可通过绊倒辛巴“一战成名”,亦可洗刷之前其敲诈勒索之罪名;

二是极少数同行,尤其是KS平台上的。主播行业存在明显的马太效应,拥有7000多万粉丝的辛巴,若将其绊倒,一是可以吸纳辛巴的大批流散粉丝;二是可以树立新的头部。

三是部分行业渠道商、中间商。辛巴以“严选国民好物,打造机制性价比”闻名,竭力为用户省钱,实现从厂家到消费者的直达,这种新型的商业模式,在满足消费者利益最大化的同时,一定会触犯部分传统经销商、渠道商的利益。仔细观察可以看到,在这次所谓的“倒巴”行动中,辛有志粉丝却不降反增,拥趸力挺,值得玩味。

笔者也观察到,《新京报》在评论中指出,某种程度上,燕窝没有强制标准,是这次事件的根本起因。但舆情过分夸大了辛巴燕窝的质量、价格和其应承担的责任,并过度炒上热搜,演变为一场“闹剧”,此观点是中肯的。

单方检测报告是否有效?

关于检测流程问题,一般来说,正规的检测中心都会在报告里注明:本报告仅对来样负责。部分复印或拍照无效。

王海送过去的燕窝样品,必须提供完善的购买证据。否则,就会存在作假嫌疑,辛巴也完全可以不承认这个样品是当天从其直播间卖出,此外,产品合不合格,与检测标准和验收标准有很大关系。燕窝这么多年以来,作为食材,根本就没有固定的合格评价标准。

▲王海微博截图

更稳妥的办法是,王海和辛巴可以做个仲裁检测,要双方都在场,还需专业的监理人员在场见证,监督实验室检测全过程。用同一检测标准检测,用同一验收标准验收。最后监理要在检测报告上签字。

王海发出来的是单页报告,整份报告应该有封面,几页纸盖骑缝章,监理人员在见证人处签字,检测报告方为有效报告。

但王海并没有选择这么做,而是借助舆情,把事情搞大,意欲何为?

作为新兴行业,直播电商如同一个野蛮发育的冲动少年,他让大众瞩目,也偶尔会暴露自己的不够老成。我们相信,随着国家对网络直播带货监管力度的收紧,网络直播带货也将迎来规范化的管理。

但在此之前,请给与这个行业、这些主播、这个社会多点宽容,少一点炒作,多一点真诚。

本文作者:网推天下创始人刘志永,如果您有品牌营销方面的需求,欢迎联系我们。

方案靠策划

问题靠诊断

结果靠实干

记住:思路决定出路!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